新时代“风口”下要实现超越,应重视这个力量!

全文2428,预计阅读 4分钟

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云、大数据、边缘计算.....新时代下,尽管各类“变局”与不确定性因素席卷而来,但新一轮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仍势不可挡,正在疫情推动下加速深入(www.hfff.com.cn)。

在此过程中,我们不难发现,一个“新风口”正加速显现。而要想抓住这个风口、实现超越,我们应该怎么做?或许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、浙江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吴晓波日前在2020浙江省产学研合作促进大会上的一个演讲给出了答案:“重视大学的力量!

演讲中,他结合新时代下的“新风口”与斯坦福大学打造的创新链与产业链,以“新时期的产学研一体化”为题,分析了原始创新以及产学研一体化的重要性,并提出了对“如何建立产学研一体化生态体系”的思考。

(以下为演讲精要)

(本文图片均转自“浙江大学管理学院”微信公众号)

01

新时代下,

如何抓住“新风口”?

当前,中国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不断深入的新时代。在这样的新时代下,ABCDE(AI、区块链、云、大数据、边缘计算)技术所带来的新的推动力,和以往任何时代都不一样。

比如,如今我们一个人的脑袋可以获得来自全世界的知识与智慧;我们一个人可以知晓上溯几千年的历史;我们可以快速了解目前科学领域最前沿的进展。

信息、资源等的快速获取,将是一个全新的风口,且2020年突发的新冠疫情,正在加速这个新风口的推进。

世界顶级杂志《Science》在纪念创刊150周年时推出了125个科学前沿问题,其中有一个软科学问题是:为什么一些国家往前走,却还有更多国家是停滞的?

我们知道可能是因为“追赶的陷阱”,或是“中等收入的陷阱”,比如南美、东南亚在这方面的问题都很典型。

因此, 中国要实现后来居上、超上去,而不只是赶上去,必须要抓住当下这个新风口

我们回看建国以来70多年的发展,前期我们是学苏联的,后来自力更生、自主开花,然后改革开放,向全世界学习新的技术、新的思想。但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产业的源头活水不得不说是以外源为主,几乎都来自海外发达国家。

而到了现在这个新时期,我认为和过去最大的不同在于,我们的内源开始崛起。内源在哪里?首先还是来自大学

从科学实验探索性的研究到产业化初期的种子,再到各种各样的人才,都是从大学里孵化出来的。也因此, 在新时代新风口下,国家对大学的重视到了一个新的阶段

吴晓波演讲现场

02

驱动原始创新的源头,

在哪儿?

如今我们常常讲原始创新,原始创新非常重要的一点就要对接源头,而源头在哪里?大学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

简单举个例子,我们来看斯坦福大学。

斯坦福校友创业企业带动的产业发展可以成为全球第十大经济体,这是它的特点。但更重要的是,它有一个渐进的过程。

1939年惠普公司的成立,标志着对接大学源头的校友创业成为一种成功模式

惠普的两个创始人都是斯坦福的学生,毕业后一个留在大学,一个去了企业,但两年后,他们在斯坦福大学教授Fred Terman的鼓励与支持下,还是选择了创业,于是就建立了这样一个公司,从一个车库里创办工作坊开始。

1951年,他们率先成立了斯坦福工业园区,这个工业园区对接产业,而产业对接那些诺贝尔奖获得者,这意味着什么,他们对接到了大学这个源头。

再后来,从半导体晶体管的发明所带来的电子产业革命、斯坦福校友运行国家加速器实验室所带来的集成电路发展、斯坦福大学建立“技术许可办公室”将大学实验室与教授的技术实验创新成果转移给企业所带来的PC产业的发展,再到互联网及移动解决方案,以及现在非常典型的人工智能,万物互联,这一波又一波的创新浪潮,以及思科、特斯拉、雅虎、Facebook、Google等一个又一个企业的诞生,背后其实是从斯坦福大学这个源头出发的创新链在推动

这个创新链带动产业链,不仅对美国的贡献巨大,而且还推动了整个全球产业的变化。

其实不只是斯坦福,MIT也有很多这样具体的事情。那么 这些作为创新源头的大学,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什么?现在看来,是冒险的文化,有才华、有想象力的学生,以及大学、社区风投和产业的合作。可见,产学研一体化,才是真正推动原始创新的力量

最前沿的表现,就在于独角兽企业的崛起。我们可以看到,那些独角兽企业成立不到十年,估值超过10亿,大部分企业都是极具创新性的企业。

除了美国之外,我们看全球的独角兽企业,中国是最多的,而中国的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在哪里?最多的是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深圳这4个地方。

为什么?因为北京、上海集聚了中国最多的一流大学,而杭州有我们浙大,深圳自身虽没有好的大学,但它对接的是清华大学、北京大学,还有哈工大等等一批很优秀的大学。

这就是大学推动的新一轮“产学研一体化”,我认为这是一种新的范式,尤其对中国来说是一种新的范式,这是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。

03

如何建立

“产学研一体化”生态体系?

产学研一体化的整个生态体系要如何建立?事实上,我们杭州已经开始形成这样一套“科创大走廊”的体系

先前我在嘉兴海宁校区那边推广了一个新的概念,G60高速公路沿线的科技大走廊,可以对接杭州跟上海整个一条大走廊。

在这里,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新的生态链的形成,但它的形成,要有我们自己源头的创新链来驱动产业链。

具体而言, 第一,要有一个基本的思想,通过政产学研合作,构建一个以大学为核心的创新链、产业链源头体系,加强推动企业跟大学的合作,推动政府资源向大学倾斜在这方面,我们其实比硅谷更有优势。因为中国有制度优势,使得我们在各种资源整合和利用开发上也更具优势。

第二,企业必须要主动对接大学,跟大学建立联合中心、联合实验室,跟大学共同创造风投平台、孵化器平台。

第三,大学的创新源头不仅仅是在科技开发本身,更重要的一点是人才。能够对接源头的那些人才,往往都极具创新性,特别是具有企业家精神。所以培养具有这些特质的科学家、工程师等,是非常重要的。我们要突破原有的边界,通过跨学科、跨学校、跨文化等来培养人才

最后,我希望大家可以共同努力去抓住新时代下这样的机会窗口,努力奋斗,通过我们的创新体系构建,甚至是一种重塑,来让浙江真正成为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“窗口”。

文转自“浙江大学管理学院”微信公众号(id:zjusom-wechat),原题为《吴晓波:新的时代“风口”下要实现超越,应重视大学的力量!》。文章仅作分享,不代表一读EDU观点和立场。一读EDU编辑部对原文略有编辑、调整,点击页面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即可浏览 “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 ”微信公众号 推送原文。

延伸阅读

比人均GDP世界第一更能赢得尊重的,是对教育的重视

自立自强的定位之下,科技创新下一步怎么走?

南科大校长薛其坤:科技创新是大变局的一个关键变量

揭秘MIT创新创业模式,这些方面值得中国学习

杨斌:大学创新文化的5个特征及对文化传承创新的贡献

创新!这所比哈佛还难考的全新大学是如何挑战哈佛的

文章不错,点个“在看”吧!

公司名称:诺益斯(厦门)节能设备有限公司